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皮润清的博客

写一点儿文字,交一些朋友。(本博客未注明文章皆为原创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皮润清,本名皮莉娜,女,56岁,住河南省郑州市文化路,三级肢残。1986年与夫双双失业,多年来以反射疗法师、保健按摩师资格行医为生。虽夫病儿少,独自养家,却从未领过国家一分钱低保。 本人属网络菜鸟,无多余时间到各圈子拜读,也不会投稿,所以谢绝各圈子相邀,谢谢!

网易考拉推荐

散文.七律.写在樱桃红透时  

2017-06-07 14:31:58|  分类: 七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散文.七律.写在樱桃红透时 - 皮润清 - 皮润清的博客
      (  ——这是俺写在2009-05-03 的一篇散文,今天拿出来是想配首诗)
         从前小院子里有两棵树,一棵是樱桃树,一棵是无花果树。

      无花果树是个很乖的树。春天,它发出鲜嫩的新叶,一丛丛,一簇簇,透出淡淡的鹅黄,张扬着蓬勃的生机。随着天气转暖,它的叶片从嫩黄到淡绿到青葱到油绿,愈来愈大的叶子根处就勃出了一颗颗青涩的颗实,而它的树冠,也就肆无忌惮地将满满的绿充斥了小院的西半空。不久的末夏和初秋,硕大的披着紫红裙衣的裂着笑口的熟透的无花果,就会泛着诱人的腻甜,软软糯糯地让人爱不释手了。

        当初冬到来时,片片如蒲扇般大的叶子从枝头飘落的时候,留下的光光的枝条如柳枝般柔软。我将指向卧室的北枝尽情斫去,让伸出南墙的枝干尽情生长,友人不解,我说,这棵树虽不大,可结的果子,一家人根本吃不完,不如让它们长在墙外,谁若想吃,自己去摘吧!真吃不完的,只有留给小虫子小鸟,枝条伸出去,也免得让我们打搅这些小生灵。

        于是,我家这棵无花果树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往墙外长,三分之一在院内,三分之二在院外。

        还是闹SARS那年的夏天,有一天深夜,无花果的树叶突然“哗哗”作响,鸿钧推醒我,小声说,是不是有贼呀?我说胡说,哪有那么不开眼的贼会光顾咱家?当穷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怕贼!

        但是那个声音还是时断时续,我俩扒在窗前极力张望,借着明晃晃的月光,总算看清了,告诉他:“哦,原来是个果子狸呀!”

        “果子狸?咋来个果子狸?”

        “还不是SARS了,没人敢吃了,饭店放生或逃出来的。”

        鸿钧说:“可能是饿坏了,来吃咱们家无花果了。”于是不打扰它,它也老实不客气,一连几天深夜造访,直到把树上的果实连生带熟一扫而空,才算了事。

        从此再没见过这只比猫大一点儿的果子狸。

        院子东边的是棵樱桃树,和无花果树相比,它可太让人受累操心了,它除了要剪枝,还得打虫:它招虫招蚂蚁。

        每年初春,杨柳轻飏之时,樱桃树把自己梳洗打扮得风姿绰约,摇曳着周身亮紫色的碎琼似的花朵,将细细的馨香洒满小小的院落。

        然而樱花总也不是给人带来快乐的花,不几日,也许只吹过一阵小风,也许只洒落了一阵微雨,樱花们便如吹雪一般,翻飞着缤纷着飘然而下,细细地密密地像纸屑一般,袅袅地散落在树根周围的地上。

        让人不由想起四个字:落英缤纷。

        听说日本人酷爱樱花,似乎是出于对年华易逝之伤春心理,自那次见到鸿钧在飘落的樱花前落泪,就不再喜欢樱花,询之,他说:“我想挣钱养活你!”

        我知道,可你没那个运气,我没那个命!

        花落叶出,碧绿的叶子和绿珠似地果实一起生长,终是叶子一天大似一天,果实也由小变大,由绿变红,直到果实熟透时,满树的青翠间,就点缀了一个个一串串红似珊瑚红似玛瑙的樱桃了。

        当樱桃还像个小绿豆似地时候,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如喜鹊般大的鸟儿,它长着淡蓝色的颈项,黄黄的喙爪,它翘动着黑色的尾羽,扑棱着亮蓝的翅膀,站在我们家院墙上,叽叽喳喳地又跳又叫,似乎在巡视自己的领地,又似乎是在嘱咐小樱桃们快点儿长大。

        而樱桃们也正是在鸟儿每天风雨无阻的巡视仪式中长大了、成熟了。

        鸿钧搬来梯子,将木板搭在墙头和树杈之间,拿着小筐,站在墙头上摘樱桃,刚摘了小半筐,那蓝项的鸟儿来了,它疯了似地扑过来,边鸣叫边叨鸿钧的屁股。鸿钧一手护着小筐,一手在自己的屁股后边挥舞,嘴里还不住地说:“为啥叨我?这是我的树,这是我的树!”

        我大笑,说他:“你下来吧!把樱桃留给它吧!它天天来看,好容易熟了你来摘,它自然要叨你。”

        他说:“它看就是它的了?这是我的树!”

        鸟儿听懂了他的话,转身气愤愤地飞走了。

        我忙劝鸿钧:“留点儿给鸟儿吧!你想吃,我可以给你买!”他说:“买的根本不是味儿,咱家树上结的好吃。”

        的确,我们家树上因为是纯自然的果实,味道纯正甘甜,后味儿悠长,不是市场上那等劣味儿。

        饶是如此,鸿钧还是留了一些樱桃给小鸟,下树来他得出一个结论:“鸟为财死,人为食亡。”为啥?他说:“人不吃不行,民以食为天!鸟没钱不行,没钱买不着东西吃!”我笑他:“净是谬论!”

        后来为了居住空间略宽敞些,将逼仄的小院改接了小房,无花果树没有了,樱桃树也没有了。而当樱桃红透上市的时候,我似乎还能看到鸿钧站在墙头上和蓝项的鸟儿打架,他涨红着脸,一手端着小筐,一手护着被叨疼的屁股,脚步是不敢挪的,口中却不依不饶地道:“为啥叨我,这是我的树,这是我的树。。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诗曰:
旧日时光久不,如烟如诉却飞纷。
樱桃红透今非昨,岁月流芳梦做氲。
与鸟争觜成乐典,对莲问卜叹双分。
十年生死茫茫措,何用思量自顾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1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